斷臂山愛男人還是愛女人
  “愛男人還是愛女人”,這個自人類社會伊始就橫亙在部分男人心中的疑問,在幾天前,隨著李安在金球獎上高高舉起而又落下的手臂突然冰釋。“愛女人是愛、愛男人也是愛”,愛本來就沒有邊界,如果有邊界,那隻不過是我們後天的文化使然。

  如果時間推回到十幾年前,相信很多觀眾不會聽任何解釋,就會把遙控器扔掉,而不會聽李安站在舞台上嘮叨什麼電影信念。我們今天之所以可以聽完他的獲獎感言,還能被感動,是因為我們已有足夠包容的心態去看待任何一種愛情、任何一種生存狀態,這就是多元。

  不論是一個男人愛男人,還是一個男人愛女人,這裡的愛沒有任何本質的區別,有區別的話不過是愛之對象性別的變化,但就是這個性別,卻折磨了我們上千年的倫理觀。

  原因何在?不就是男人愛女人是社會主流,男人愛男人只是少數人的行為,於是主流對邊緣的歧視就構成了社會生活的主體。
  這種因性別優越感劃分的社會階層一直是社會學家和政策制定者的事,但對於個體生命來說,他們內心的湧動從來就沒有受到過外界的影響。

  不管是在等級森嚴的封建社會,還是思想禁錮的中世紀,這種“斷臂”之愛就在少量人群中存在,因此有魏晉的“風流雅士”。有古羅馬的“戰士之愛”,還有中世紀的“威尼斯名士”,這種男人對男人的崇拜不僅體現在性取向,更是一種文化、情感、價值的認同,還有就是超越一切世俗的偉大信念。

  所以,從廣義角度說,任何一個男人在內心深處都有一種對同性的眷念,他們天然有一種對女人的排斥之感,女人嘮叨、小心腸、鼠目寸光等,都讓一個男人不願與之為謀,所以才有水泊梁山宋江的“女人是衣服、兄弟是手臂”一說,至於每個人要娶一個老婆不過是為了完成社會使命:生子。

  這是廣義的男人之愛,狹義的就是男人要娶男人,這於傳統的理解來看肯定是“性變態”,可反過來說男人愛男人為什麼就不可能呢?借用“存在就是合理的”學說,這種事其實是自然的,有些男人自生下來就排斥女性,用科學解釋說是他的基因先天組合錯位,其後才有性觀念倒置。

  但從生理角度來解釋一個人的性取向未免有些狹隘,我們還是說說這種人類恆古的愛情。這種在男人與女人間產生的情素,居然也在男人與男人間存在。

  電影《斷臂山》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樣板,一對美國德州的牛仔,他們有著令女人傾慕的體魄、英姿、纖細,更有令女人心動的情感。他們在馬背上建立的近20年的愛情,卻要因為世俗力量分開,兩個偉岸的男人,也像女人與男人之間那樣爭吵、哭鬧,甚至還有更濃烈的嫉妒,這種史詩般的愛情其實早就超越了性別,所以能抹去我們已有的情感壁壘。

  而李安的抱負卻是要用愛情打破一切的邊界,讓愛之水沒有現實的圍欄。因為如果情感的自由流動都沒有可能,我們更無從去設想思想自由和行為自由。

特別聲明:本站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診斷及醫療依據。警示:18歲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內,違者後果自負!

斷臂山愛男人還是愛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