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情色文化的性愛和絕望
  日本的情色文化歷史很悠久了,其文化中對性愛的表達中,很多都透露出絕望的信息。性愛本來是美好的,就像兩性知名品牌lelo所講的那樣:完美的性愛能夠讓夫妻感情更加和諧。像日本情色文化中透露出來的絕望,絕對是文化中的糟粕,是需要摒棄的。下面我們就來看一下需要摒棄的日本情色文化中的觀念。

  日本有“色”傳統

  關於“色”,曾看到過這樣的考據:在日本奈良時代,“色”只含有色彩和表情兩層意思;到了平安時代,又增加了華美和戀愛情趣的內容。因此“好色”只是一種選擇的行為,並不像“色情”那樣將性扭曲、工具化、機械化和非人化。所以說“好色”包含肉體及精神與美的結合,是靈與肉一致的美。這似乎說明,日本有“色”傳統,並將“色”上升到了藝術或者文學的高度。

  平安時代的情愛文學

  在日本最平和溫良的平安時代,以描寫男女情事為主的情愛文學開了先河。有趣的是,這類作品女性作者較多,她們用敏感而纖細的筆致,賦男女情愛以高貴、優雅的氣息。其中,紫式部的《源氏物語》和清少納言的《枕草子》被並稱“雙璧”。透過許多纏綿的情節和引人入勝的風流韻事,戀母情結、家族情緒、近親相姦、見異思遷、性錯亂及無窮無盡的色欲,都被揭發出來。《源氏物語》最後達到日本文學傳統之一的“物之衰”———認為在人的世界經過性的慾望和榮華富貴後,最後還是空虛的悲哀。但這一連串的意淫、肉慾和人性之無可救藥,無疑是很觸目驚心的。

  日本電影中的情色

  常在電影中看到,古舊的木屋、紙拉門,燭光閃爍,身穿和服的武士、髮髻高簪,對著他的情人“哼”了一聲,那女人頭頸低垂到完全看不到臉,迅速爬了過來,武士矜持地坐下……這樣卑微順從的女子可是從幾百年前的《枕草子》裡走出來的?宮廷女官清少納言,婉轉幽怨的感情在重重宮闈裡如櫻花般粲然綻放,又如櫻花般頹然敗落。

  江戶時代的性愛小說

  到了江戶時代,出現兩部有劃時代意義的小說《好色一代男》和《好色一代女》,作者是井原西鶴。雖然千百年來情愛小說不斷,但井源西鶴是第一個在小說中對性直言無忌,寫當時頗為流行的人肉市場,一女子開始時因身不由己而接客,在被動的凌虐中慢慢適應,終於潛在的性慾被畸形地喚醒。原來日本人寫情愛是有傳統的,一種陰鬱、憂傷的氣氛滲透進字裡行間,慢慢浸潤。即便是相關色情內容,行文中也常常體現市民階層的影子,似乎能夠感受到那個時期嘈雜濃豔的忙碌氣息。

  日本當代的性愛觀念

  現如今,從和服裡掙脫出來的野蠻女友正和染著頭髮的男孩子,揮著拳頭打情罵俏。在快樂法則的運轉下,物質愛情不顧一切鋪天蓋地而來。好在有渡邊淳一的《失樂園》,唯美的情調下那個絕望的性愛故事。久木和凜子因為婚外戀情經受不了各種社會壓力,到了雪花飛舞的北方服藥自殺。死時兩個人還在做愛,緊緊抱在一起。女作家柳美里的《口紅》,也讓人清晰地感觸到孤寂與內斂的影子,充滿了青春期的放逐與自我奔逃,同時散發著愛與哀愁……有“性”就是美好的,無“性”一切悲觀。然而有性無性都是絕望的。

特別聲明:本站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診斷及醫療依據。警示:18歲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內,違者後果自負!

日本情色文化的性愛和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