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與嬪妃誰佔了誰的便宜
  “后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古代中國的后宮制度是最腐朽也最荒唐的製度。早在古代,就有人以宮內多“怨婦”,宮外多“曠夫”為由,勸諫皇帝開宮放人。也真有這樣做的皇帝,我懷疑這樣的皇帝是在“趁坡下驢”,甩掉包袱,或藉機淘舊擇鮮。現代人都能認識到后宮制度不合理,卻往往停留在杜牧慨嘆“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的水平上。當然,歷史學家也有從經濟角度批判后宮制度的,認為后宮佳麗和太監是百姓的沉重負擔,是帝國的惡性腫瘤。下面,讓我從進化論性學角度說一說后宮制度的荒唐性。

  不與驢馬相比,而與猿猴相比,人類的陰莖有三大特點:一,粗大,大猩猩比人體格大,陰莖卻只有指頭粗細;二,沒有骨頭,猿猴的陰莖裡都有陰莖骨;三,勃起後沒有伸縮性,只能由全身運動來帶動,所以《紅樓夢》中有“大動”之說。這些特徵都是人類在進化中新獲得的,因而是人類體質進化研究必須​​解釋的。

  我實在解釋不了人類陰莖的這三大特徵究竟是怎樣獲得的,只能論證具有了這三大特徵的人類陰莖之生物完美性。

  黑格爾在《美學》一書中講了這樣一個印度神話故事(陳醉在《裸體藝術論》中引用過):濕婆與烏瑪性交,持續了100年之久,宇宙為之震蕩起來;諸神恐懼,求他停下;濕婆把精液射到了地上,地上陡然而起一座大山;而烏瑪從此詛咒一切當丈夫的男人。

  這則故事誇張地反映了人類性生活中的一些本質性特徵。“持續一百年”云云,反映的是所有男人在性交時的一種願望。持續一百年,也沒有滿足女人,這反映的是女人不容易達到性高潮這一實際情況。宇宙為之震盪,諸神恐懼,這反映了人類男性對性交傷身的擔心。

  中國小說《金瓶梅》裡的性描寫也都反映了我以上分析的三點。西門慶總在想盡一切辦法延長性交時間,而潘金連總是滿足不了。蘭陵笑笑生給西門慶安排了脫陽而死的結局,固然有訓誡之意,卻更多地反映人類男性對自毀於性交的恐懼。今日中國,所有城市的“陰部”都貼著治陽痿早洩的廣告,什麼“陽痿不舉,舉而不堅,堅而不久”,不正反映了所有男人希望自己的傢伙舉而堅、堅而久的願望?

  當今世界,“偉哥”,“威而剛”風靡全球,不正反映全球“哥們儿”都有“偉”而“剛”的需要和願望?很多壯陽藥物都以女人的滿意做廣告,這反映的是實際情況,因為天下女人都希望丈夫“偉”而“剛”。這種願望正反映了絕大多數女人得不到充分滿足這一實際情況。

  假如人類的陰莖裡還保留有靈長目祖先陰莖里肯定有的陰莖骨,東西南北“門”的“哥們儿”還需要如此殫精竭慮地“偉”而“剛”嗎?

  這一問,實際上也就論證了人類祖先陰莖骨消失的進化必要性。正面說,應該是這麼一回事兒:人類男性的性活動在進化中呈現強化趨勢,打破了一定的生理平衡,需要受到一定的生理限制。我認為,陰莖骨消失就是在執行這種必要的生理限制。軀體之智慧何其精妙!

  陰莖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陰莖海綿體,陰莖海綿體是人體最神奇的一種組織。它硬時如骨,軟而如肉。中國外國都有女人們爭論男人那東西有骨無骨的諢科笑話,茲不贅述。

  有陰莖骨的猿猴陰莖之勃起表現為從陰莖鞘中​​出來。沒了陰莖骨卻有陰莖海綿體的人類陰莖時時都在體外,其勃起表現為變粗變長,勃起之後便不會伸縮,必須由全身運動來帶動。加上人類性交方式是面對面,男人全身壓在女人身上,人類男人在性交活動中相對運動量是所有動物中最大的。人類女性在性交中受到的來自男性的壓力不是靜壓,而是動壓,難怪它有使女性胸腔扁平化的作用。

  陰莖海綿體硬如骨,軟如肉這種奇妙​​特徵不但確保了陰莖生理功能的順利實現,而且有效地執行了防止男人將更大體力使用到性交活動中這一“神聖使命”。因為陰莖海綿體使男人在性高潮達到之後嘎然而止性交活動。任他有天天慾望,那小小的陰莖海綿體硬是成了扶不起來的阿斗,誰也奈何不得。陰莖海綿體也像東晉的謝安,輝煌之後就“功成身退”,時機成熟,就“東山在起”,如此反复。謝安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聰明人,是李白的偶像。陰莖兩次勃起之間的間隔,性學上叫“不應期”,從青春期後,不應期呈延長之勢。也就是說,男性性交能力從青春期後呈遞減趨勢。一個40歲的爸爸的性能力遠遠次於他16歲的兒子。

  在單位時間內,在自然狀態下,一個成年男人所可能有的陰莖勃起次數是固定的,而一個成年女人所可能接受的性交次數遠遠多於男人所能進行的次數。在具體的性交活動中,男人只要一射精,就達到了性高潮,而女人必須受到充分刺激才能達到性高潮。從單位時間性交次數和每次性交滿足程度兩個角度看,一個男人的性能力是遠遠低於一個女人的性潛能的。陽萎既是男人的病,又是女人的病。早洩不是男人的病,而是女人的病,因為哪怕只動一下,男人只要洩了,就達到了性高潮。早洩是絕對的,濕婆性交100年,烏瑪仍嫌他早。

  從純粹生理學角度講,一妻多夫優於一夫一妻,更優於一夫多妻;從純粹生理學角度講,女大於男優於男女同齡,更優於男大於女。

  現在來說中國古代的后宮制度。一個皇帝如有1000個嬪妃,將有999.9個處於性飢渴狀態。嬪妃們“輪流當夕”,對皇帝來說這絕對是性苦役。好不容易輪上一回的嬪妃,逮住了皇帝這塊“驢肉”,還不是如餓虎撲食一般?她會想盡一切辦法,象潘金蓮一樣,讓皇帝多來幾回。天天如此,皇帝還能不被淘空?所以,中國古代皇帝實際上是受著三宮六院的輪姦。也有長壽且多子的皇帝,如康熙共生了55個兒女。多乎哉?不多也!從理論上講,如果總有正處於排卵期的女人來與一個男人性交,那麼,這一個男人能有的後代將是一個巨大的數字。像康熙這樣有充足女人與之性交的男人,如果他們稍稍禁慾,沒有性慾時不勉強,那麼,他們能夠留下的後代可不是幾十,而是幾百,幾千。

  據說,某現代君主就有500多王子、公主。所以,康熙55個子女,決不是多產,而正是“畝產”少得可憐。究其原因,我認為就是因為康熙皇帝的性活動差不多總是“極限運動”,就像一個人一生都在進行馬拉松長跑。這樣,他的精子還有多大的游動能力?

  皇帝長壽不多,長壽皇帝的後代相對而言亦有得可憐。這都是因為皇帝被輪姦。康熙與最次的種豬都差十萬八千里。

  我的關於人類陰莖的理論推翻了縱慾傷身這一根深蒂固的觀念。陰莖海綿體的作用很像保險絲,它能通電,但電流過強就斷開。這個比喻仍有缺陷,再來一個:陰莖中存在自動跳閘機制,使男人不可能在性活動中花費更大體力。所以,一個男人盡其所能,只要陰莖勃起就進行性交,這仍然無損於身體,何況這是不可能的。所以,男人不可能因縱慾而傷及自身。

  但是,這有一個前提,就是男人盡其所能,不假外力。如果吃了春藥,人為地強化性能力,這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所以,我勸大家不要吃“偉哥”,而應努力學習一些技巧。

  中國古代唯一的女皇帝武則天,我認為是一個偉大的女人。她利用性物交換玩男人於兩股之間,以最小代價奪得李淵父子萬骨枯槁才換來的大唐江山。她之公開納男妃,在古代中國可謂石破天驚!從純粹的性學角度講,她的舉動是正常的、自然的,而且她擁有的男人數是恰到好處的,決沒有鋪張浪費!

  南朝有個山陰公主,嫉妒其兄擁有三宮六院。皇兄給了她30個面首。山陰公主就比武則天的男人多,這算不算鋪張浪費,我說不准。但如果更多,有的男人大概就要急了。

  中國古代皇帝其實是笨得出奇,不就是傳宗接代和滿足性慾嗎?哪值得那樣勞民傷財,受苦受累,蒙羞茹垢?用別的方式能夠達到更好的效果,反正現在皇帝絕種了,我就不為他們“支高招”了。我就听一個官員朋友對我說:“咱現在比過去三妻四妾的財主和三宮六院的皇帝好多了,除了老婆,哪一個也不用養活。”從純粹性學和經濟學角度講,他說的很對。但1998年我在齊齊哈爾聽過一個俄羅斯小姐用英語對我講:“那些男人像豬一樣,我打手勢,讓他們啃這兒咬那兒,他們還付我堅挺的人民幣。”科學家霍金就說,科學家與妓女一樣,能快樂與錢財雙收兼得。我想霍金本人的快樂很受限制。我這個作家寫作如射精,我的筆永遠勃起,我的電腦永遠發情,我快樂極了。

特別聲明:本站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診斷及醫療依據。警示:18歲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內,違者後果自負!

皇帝與嬪妃誰佔了誰的便宜